香港大學學生會就佔中案裁決告全港市民書

香港人:

自二零一三年,戴耀廷副教授、陳健民教授和朱耀明牧師一同倡議「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促成二零一四年香港歷史上最大型的公民抗命運動—「雨傘運動」,一百二十萬位香港人要求撤回人大「八三一」方案、爭取行政長官選舉的公民提名權和廢除立法會功能組別。運動非但成為不少香港人的政治啟蒙、更是香港社運中的里程碑。最近戴副教授、陳教授、朱牧師,以及其餘六名被告: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邵家臻、學聯前常委張秀賢、學聯前常務秘書鍾耀華、社民連外務副主席黃浩銘及民主黨中常委李永達,被區域法院裁定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罪、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罪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罪成。戴副教授和陳教授被判即時監禁十六個月,朱牧師被判囚十六個月,緩刑兩年,邵家臻和黃浩銘被判囚八個月,李永達和鍾耀華被判囚八個月,緩刑兩年,張秀賢被判二百小時社會服務令,立法會議員陳淑莊的判刑則押後至六月十日。

是次裁決無疑是對香港社會運動的一大打擊。公民抗命曾為印度打破殖民政府對食鹽生產之壟斷、也為美國黑人推翻種族隔離法律;雨傘運動卻無法為香港爭取真普選,港共政權更無恥地利用過時案例清算抗爭者。面對強權打壓和嚴刑峻法,社運日漸疲弱,港共愈加專橫。我們不能就此一蹶不振,令在威權下受難甚至身陷囹圄的抗爭者的付出付諸流水。佔領中環旨在「透過自我犧性,喚醒各方對現時不公義的政治制度進行反抗,和表達對這城市的前路深切的關注。」我們是遭到喚醒的人,也是要繼續喚醒社會的人。面對如斯困境,我們不能固步自封,反而要更積極地帶領身邊的香港人面對我城前途更多的憂患,抗爭到底。

戴副教授於判決前接受《蘋果日報》採訪中說:「由二零一三年慢慢開始,已經唔覺得自己只係一個大學學者。學者、教師同社運人士三種身份,我係實踐緊將佢結連埋一齊。」學者、學生與社運人士實在殊途同歸:社運人士透過行動抗衡社會不公;學者則是思想上的抗爭者,盼以創見挑戰流弊。我們莘莘學子,面對日益荒誕的社會,定必韋編三絕、格物致知,明明德於天下。港大學子願與港人並肩,承傳前人為追求民主、守護人權的精 神,為我城未來殫智竭力。

香港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

泥船渡河 池魚之禍 ──大專學界就修訂引渡相關法例之聲明

 

香港政府日前向立法會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草案於三月二十九日刊憲,並將於四月三日進行首讀。是次修訂容許香港以一次性個案形式把逃犯移交至其他未與香港簽訂長期移交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受審,當中包括司法制度飽受質疑、缺乏人權保障的中國。《條例草案》將嚴重威脅人權,把所有香港人及來港人士置於險境,大專學界明確反對修訂相關法例。

中國的司法制度一直為國際社會所詬病,異見人士及維權律師「被消失」、被任意長期拘押而不獲審訊或被施以酷刑等情況屢見不鮮,人所共知。如今《條例草案》完全妄顧中共政權過去對人權的侵犯,容許任何身處香港境內人士,包括香港居民、訪港及經港的旅客被引渡至一個完全不符國際人權法標準的地方受審,無疑是對人權的蔑視。《條例草案》一旦通過,香港政府根本無法保障被移交者之公平審訊權及免受酷刑之權利。此惡法勢將淪為中共及港共政權打壓政治犯、異己之工具,令任何踏足香港境內人士的人身自由隨時受到威脅。

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後,香港社會一直對於引渡逃犯返回中國的爭議聲不絕。《逃犯條例》不適用於香港與中國之間,絕非港府所言之法律漏洞,而是反映當時香港人及立法者對中國司法制度及人權紀錄的強烈不信任。二十二年後的今天,香港政府試圖以一宗與中國完全無關的案件,迅速地打開與中國移交逃犯的大門,其動機昭然若揭。大專學界認為此缺口一開,法例為港人築起之防火牆一朝倒下,勢必後患無窮。港府近日多次宣稱香港法庭能就移交與否作出把關,但正如大律師吳靄儀所言,中國是否有公平審訊本就並非法庭可以審議的事,而法庭裁決亦只是以中國提交的文書作基礎,所謂保障形同虛設。

更諷刺的是,港府在大財團及商家的壓力下,主動剔除九項與商業有關的罪行,卻無法解釋為何在中國司法制度千瘡百孔的前提下,涉嫌干犯商業罪行的商家需被保障,而干犯其他罪行的疑犯則不需被保障。此舉不但反映港府向商家利益傾斜,更令其「防止香港成為罪犯天堂」的說法自相矛盾、不攻自破。而事實上,無論剔除多少項罪行,亦無法改變中國司法制度嚴重不公的事實,中共政權輕易便可羅織罪名引渡在港商家回中國受審。《條例草案》通過後,商家與每一個香港人同樣無法倖免於難,只能在砧板上任人宰割。

港府過去一直高舉「為台灣謀殺案家屬討回公道」的旗幟,卻完全無視法律界提出的所有反方案,包括大律師公會修訂《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的建議。香港政府以堵塞法律漏洞為名,為打壓異己搭橋鋪路為實,政治動機路人皆見,做法令人不齒。大專學界強烈要求香港政府立即撤回《條例草案》,並呼籲港人團結一致,共同反對惡法通過,捍衛港人之權利及尊嚴。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香港中文大學和聲書院學生會幹事會
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學生會幹事會
香港中文大學伍宜孫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學生會幹事會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

學子不愚爾益愚 千里函關囚獨夫 – 大專學界就理大民主牆事件紀律聆訊之聯合聲明

 

理大校方早前就去年學生捍衛民主牆權利之示威,召開紀律聆訊,判決結果如下:

前任學生會會長林穎恒——即時停學一年
前任學生會外務副會長鄭悅婷——社會服務令60小時
學生校董李傲然——社會服務令120小時
碩士生何俊謙——勒令退學並永不錄取

根據是次聆訊結果,四人皆被指「拒絕遵守由相關人士的指令並因而影響其教學、學習、研究或處理大學行政事宜(第1(a)條)」及「進行任何有損害大學聲譽的行為(第1(h)條)」。除鄭悅婷外,其他三人亦被指「誹謗、襲擊或毆打大學教職員(第1(a)條)」。針對校方對四位的判決,大專學界表示強烈不滿。

師生共治乃大學之精神,而由學生會全權管理民主牆,正是師生共治的重要體現。理大學生會擁有民主牆之管理權,也承擔著保障民主牆言論自由的責任。民主牆容許學生在不受校方壓力或干預下暢所欲言、批評針砭校方政策。而大學既為培養知性、思辯論辯的場所,理應包容一切學術討論,包括為港共政權所側目之港獨言論。理大校方恣意橫奪學生會對民主牆之管理權,擅自篡改民主牆守則,將守則上的「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幹事會」強行改為「香港理工大學學生發展處」,種種劣行與民主牆之意義背道而馳,也意味其對學生聲音如泣草芥,毫不在乎。

大專學界認為是次判決於理不合,去屆理大學生會會長林穎恒被罰即時停學一年,而碩士生何俊謙更被勒令退學,終生不再獲理大錄取,懲罰與行為輕重完全不合乎比例原則。是次判決不僅剝奪了涉事理大同學之權利,更嚴重打壓學界言論及表達自由。同時,理大校方在判決欠缺清晰的量刑指引的情況下粗暴懲罰學生絕對不公,不能接受。校方藉是次判決製造寒蟬效應,以杜絕一切「敏感」言論,其動機昭然若揭。

理工大學作為香港高等教育學府之一,其紀律聆訊制度卻粗疏非常。理大校方將「誹謗」、「襲擊」及「毆打」等嚴重指控,加諸涉事學生身上,但學生紀律委員會在聆訊期間,及作出裁斷和處罰時,卻無法律顧問或具備法律知識之人士在席,在缺乏法理基礎下,僭以法律之名胡作非為。學生紀律聆訊制度一塌糊塗,毫不尊重學生之餘,也反映出理工大學制度流弊叢生。因此,我等要求理大重新檢視判決理據及學生紀律聆訊制度,還涉事同學一個公道。

由去年理大民主牆事件以至今天的聆訊判決,可見港共政權的白色恐怖魔爪已伸延至各大專院校。如今先例一開,類似事件恐將在理大及其他院校接踵而至。大專學界重申,面對校方高層的打壓,我等絕不會退讓半步,並呼籲各位持續關注事件,以及支援理大同學之抗爭行動,共同捍衛岌岌可危的學生自治權利。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小組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香港中文大學伍宜孫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和聲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學生會
嶺事館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

四面楚歌 動輒得禍-大專學界就反對國歌法於香港立法之嚴正聲明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港共政府將《國歌條例草案》(《條例草案》)刊憲,並將會於一月二十三日提交立法會進行首讀和二讀。《條例草案》當中字眼模糊,勢將淪為政治檢控的工具。刊憲前,政府一意孤行,只象徵式地舉行兩場立法會政制事務委員會特別會議,佯稱諮詢市民意見,儼如掩耳盜鈴。就此,大專學界嚴正反對任何形式的國歌法(包括修正案)於香港立法。

《條例草案》中的字眼沒有清晰定義,而且刑罰苛刻,政府可任意揣測市民動機繼而重罰,使這法例淪為政治打壓工具,例如藉此取消議員資格、拘捕異見分子以及,損害言論、表達及創作自由。《條例草案》第七條禁止任何人意圖侮辱國歌,而公開經故意篡改的國歌歌詞或曲譜,或以歪曲或貶損的方式奏唱國歌,一經定罪可罰款五萬元及監禁三年。當中「侮辱」、「歪曲」、「貶損」皆屬模糊的概念,沒有清晰標準界定,令人無所適從。大專學界反對任何政權以刑法規範人民的主觀觀念,反對將國家象徵、國家尊嚴、國家身分認同甚至政治意識形態等理應受到審視、討論及批評的抽象概念,置於人權之上。同時《約翰內斯堡原則》原則七的「受保護的言論」中闡述,市民和平地行使言論自由的權利不應被視作為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亦不應受到任何限制和懲罰,包括二次創作、批評或侮辱任何國家或其象徵物、政府、政府機構或公共官員。故即使有人對國歌、國旗或國徽作出之言論或行為,可能令人或政權感到冒犯,若未有構成即時暴力,其表達自由應受保障。

大專學界就此嚴正要求港共政府立即撤回《條例草案》,並警告任何政權不要妄圖透過嚴刑峻法,規範市民表達、言論及創作自由。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六日

改弦易轍 迫在眉睫—要求校監、校董會及校委會修改《香港大學規程》之聯合聲明

 

聯署網址 Link of cosignatory:
https://goo.gl/forms/DaUvM34dGrUD8pM83

前任校監梁振英倒行逆施,忤逆民意,委任李國章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令人髮指。現任校監林鄭月娥因襲其制,不思改進,延續李國章的委任,乃嚴重失誤,港大人極度痛心。

欲恪守院校自主,莫若改變制度。

校監權力過大,為院校自主之極大威脅,當中以任命校委會校外委員尤甚。從昔日港督及主權移交後的特首,兼任港大校監時均明確表明為禮儀角色,無論港英政府和特區政府,均曾多次表明大學校監僅是名義首長或只具有禮儀性質(見附錄)。現時二十四名校務委員中,校監可自行任命七個連同主席在內的校外人士。前任校監梁振英恣意擴權,任人唯親,越演越烈。放眼世界諸頂級學府如劍橋大學、牛津大學、倫敦大學學院等,其最高管治架構之組成亦有校外委員,惟人選及任命皆由校內制定。校監一人獨行專斷任命校外人士之制,外無國際學府沿用,內無港大師生授權,實難服眾。我們嚴正抗議校監林鄭氏之無理決定。

二零一六年,檢討大學管治專責小組向校委會工作小組提交報告,建議校監應屬榮譽性質,並要求任命連同主席在內之校外委員之權力下放予校委會。惟其後校委會成立的六人工作小組卻以「修改法例程序費時」為由,推出四人顧問委員會與校監溝通人選作幌子,從今次再度任命李國章為主席的決定,過程處處不開誠布公,明顯反映出顧問委員會仍屬閉門做車。再者工作小組析律貳端,誤引條文,實有失職,事實上,下放校監權力並將任命校委會成員及其主席之權力交予校委會,毋須修改法例,只需在校委會動議下,通過校董會向校監提出修改《香港大學規程》之建議。

我們面對迫在眉睫的威脅,更應奮起當先,戮力完善《香港大學條例》及其規程,改弦易轍,堅守院校自主,使香港大學邁向真正師生共治。

現邀請各位香港大學學生、校內組織、校友、教師及職員參與聯署,向校監、校董會及及校委會鄭重表達下列訴求:

(一)校監應恢復百多年傳統的榮譽性質角色。
(二)檢討及修改《香港大學規程》第十八條「校務委員會」中校外委員任命程序,並按照檢討大學管治專責小組的建議,將校委會主席任命交予校委會,並在過程確保各持份者參與
(三)對校監倒行逆施再度委任李國章擔任校委會主席表示嚴正抗議

發起人: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教師及職員會
香港大學校友關注組

聯署組織:
香港大學職工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建築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建築學會建築文物保護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文學院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文學院學生會法文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文學院學生會德文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文學院學生會韓文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文學院學生會比較文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經濟及工商管理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牙醫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教育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工程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法律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醫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理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科學學會地理地質及考古學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康寧堂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何東夫人紀念堂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李志雄紀念堂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利希慎堂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李兆基堂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馬禮遜堂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利銘澤堂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利瑪竇宿舍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李國賢堂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聖約翰學院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施德堂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孫志新堂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太古堂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大學堂宿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偉倫堂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一月一日

附錄
1994年11月2日,立法局審議《1994年香港城市理工學院(修訂)條例草案》、《1994年香港浸會學院(修訂)條例草案》和《1994年香港理工學院(修訂)條例草案》,時任署理教育統籌司林煥光明言:“The Governor will remain the titular head of the institution by assuming the new Chancellor”(總督將繼續出任該院校的名義首長,新職銜為「校監」。)[1]

1999年6月16日,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同意將嶺南學院升格為「嶺南大學」,新聞稿提到行政長官依然會擔任作為「名譽首長」的校監職位,又提到「行政長官較早時曾考慮辭去其於所有高等教育院校的名譽首長職位,以期減輕他在禮儀活動方面的繁重職務。但經仔細考慮各方意見後,他已決定保留其於各高等教育院校的校監職位,藉此維持與各院校傳統上的連繫,及對高等教育界表示支持。」[2]

2007年5月14日,立法會召開教育事務委員會會議,教育統籌局(時任局長為李國章)提供的文件表示:「就行政長官作為院校校監的角色而言,行政長官(以及以前的港督)傳統上是本港各高等院校的名義首長,藉以維持政府當局與院校的連繫,同時顯示政府對高等教育界別的支持。各院校的法例亦有列明校監的職務,這些職務主要是根據院校的建議頒授學位及其他學術名銜。」。[3]

[1] 立法局會議過程正式紀錄(1994年11月2日),http://www.legco.gov.hk/yr94-95/chinese/lc_sitg/hansard/h941102.pdf

[2] 政府新聞稿(1999年6月16日),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199906/16/0616215.htm

[3]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文件(2007年5月14日),http://www.legco.gov.hk/yr06-07/chinese/panels/ed/papers/ed0514cb2-1781-4-c.pdf

言論自由寸土不讓、學生自治必不可失

大專學界就香港樹仁大學學生事務處褫奪學生會會室及民主牆管理權之嚴正聲明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下稱本會)在2018年12月7日接獲香港樹仁大學(下稱校方)學生事務處來信,指學生會「未能產生新一屆幹事會」,因而「未有院校認可之行政機關管理辦事處和民主牆」,並決定收回上述空間。本會得悉事件後,於2018年12月12日與學生事務處交涉,惟校方依然一意孤行。校方收回會室及民主牆的行為蔑視學生會選舉結果、打壓學生自治及言論空間,事態極嚴重,本會對此予以嚴厲譴責並強烈反對校方收回場地,理據闡述如下

(一) 打壓學生自治:根據《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會章》(下稱《會章》),幹事會出缺時,評議會可委任臨時行政小組處理幹事會一切事務,直至新幹事會成立為止。

本會早前已經舉辦換屆選舉,並順利產生新一屆評議員。倘若本會無法產生新一屆幹事會,來屆評議員將根據《會章》,成立臨時行政小組代理幹事會職務,服務本會會員。根據過往經驗,即使遇上幹事會出缺,學生會代表與校方簽訂會室租約,由臨時行政小組適度維持會室運作,提供影印、文具售賣等服務,足見代理職務機制行之有效。校方是次忽然改弦易轍,無疑令學生會的人手及資源更加緊絀,嚴重影響學生會運作。

既然學生會已有機制處理出缺事宜,並透過選舉產生民選評議員,校方竟選擇性地承認民選幹事會而拒絕承認民選評議員,箇中邏輯令人費解,更是蔑視本會《會章》及全民投票之結果。校方理應回應有何理據不承認民選評議員代理幹事會職務,及其執行會室續租及管理民主牆之權利。

(二) 「幹事會」只是學生會運作及決策機關之一:正如校方於12月7日的來信所言,校方將文康大樓H204室租予「學生會」,而非僅僅是「幹事會」。一直以來,學生會「幹事會」、「編輯委員會」及「評議會」亦共同使用H204室作為官方會址,對外參與交流合作、對內服務本會會員。校方因幹事會出缺,扼殺其他機關使用場地的權利,理由並不充分。

(三) 收回民主牆,收窄言論空間:民主牆是學生發表意見的平台,鼓勵師生就校園及社會事務互相交流,展現一所大學應有的風範。如今校方以「幹事會出缺」之行政理由收回民主牆,變相收窄言論空間,我們不敢苟同。

本會深信開放、多元的言論空間之於大學必不可少,不應因幹事會出缺而有所影響。再者,《會章》已有機制處理幹事會出缺之情況,校方以幹事會出缺為藉口強拆民主牆,只會越加暴露其專橫無道,辜負我校「敦仁博物」之名。

在此,本會聯同大專學界要求校方在十二月二十七日前回應我們的訴求,否則本會不排除將行動升級:

(一) 尊重學生自治。承認本會《會章》有關幹事會出缺之安排及本會週年大選結果,保障本會場地、資源不受影響,令本會民選評議員得以服務樹仁同學。

(二) 保障言論空間。承認學生會管理民主牆之權利,停止一切施壓及清拆行動。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八日
===================================================
聯署網址:
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bEQOS_GydKSLgkAgVJa8TiGyO9J1TAtR4d9xzUGn96PnTxg/viewform?usp=sf_link

請同學廣傳,集合力量,以人數表達我們對校方打壓學生自治的不滿及對蔑視選舉結果、拒絕承認民選機關履行會章賦予之職權的嚴重性,要求校方正視並在限期前以回應我們的訴求。

昔行猶未忘 前路且將望 – 香港大學學生會回應李國章續任校務委員會主席之聲明

 

香港政府昨日刊憲,宣佈李國章再獲委任為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席。香港大學學生會在此表示極度失望。學生會早於二零一五年通過全民投票,近五千名港大學生要求校委會主席必須由教師、職員及學生接受的人選出任,並反對李國章在香港大學管治架構內擔當任何職位。如今身為校監之林鄭月娥卻倒行逆施,續委任李國章為校委會主席,令人髮指,更突顯校監必然制之荒謬。

李國章視學生為敵,更多次失言使港大蒙羞。三年前,李國章被任命港大校委會主席同樣惹人非議,更促使學生圍堵校委會。沙皇狂妄自大,不但逃避學生質疑,更含血噴人,以「吸毒」形容示威學生,更誣衊時任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同學「人格有問題」。校委會主席與其他大學高層共同肩負代表港大之重責,惟李國章屢屢口出狂言,把港大聲譽置於險境。此外,李國章亦從未盡力履行主席職責,任內拖延大學管治改革報告,更首創於校外召開會議,妄圖逃避群眾,終自詞窮於沙宣,理屈於會展。李氏行事魯莽滅裂,劣跡斑斑,罄竹難書。

校委會主席於行政以至對外言論必須向全體港大師生、職員負責。然而,是次任命校委會主席卻是阿黨比周,學生聲音被置之度外。先是校委會排除學生代表加入顧問委員會,及後委員會成員拒絕出席公開論壇,面對學生。雖說顧問委員會歡迎學生書箋,結果卻是惺惺作態,閉門做車,學生意見最終石沉大海。設立顧問委員會實為花拳繡腿,既無需向港大師生以至校委會負責,亦無力阻止特首校監專權跋扈,所謂大學管治改革也只是原地踏步。師生共治乃港大管治之精神,卻在任命大學要職固步自封,管治改革因陋守舊。

展望前景,港大學生會會繼續殫智竭力,積極推動港大走向真正師生共治,後續跟進行動將會繼踵而至,絕不善罷甘休。我們在此要求校方正視學生訴求,重新檢討校委會主席任命程序及特首校監必然制,並須面對群眾,切實回應學生意見。

香港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

悖禮審查屢犯義 肆意奪權以為恥 – 香港大學學生會就政府剝奪朱凱廸參與村代表選舉權利之嚴正聲明

 

2018年12月2日晚上,立法會議員朱凱廸獲鄉郊選舉主任袁嘉諾通知,以朱凱迪「透過行使所謂和平主張港獨的權利為名,從而隱晦地確認了他支持獨立是香港人的一個選項」為由,質疑其聲明並不符合《鄉郊代表選舉條例》第24條的規定,裁定其參選八鄉元崗新村居民代表選舉的提名無效。香港大學學生會嚴正譴責港共政府自2016年立法會選舉起,連番無理地褫奪香港市民於不同選舉中應有的參選權。

根據《鄉郊代表選舉條例》第24條,鄉郊代表候選人需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本會重申,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香港市民享有被選舉權,參選人是否擁護《基本法》不應被用作裁定其參選資格的準則。《基本法》是憲法,旨在規管政府和公權力,而非限制市民權利。市民絕對有權不擁護、批評以及要求修改憲法,此乃憲法精神之本質。政府揚言要擁護《基本法》,卻陽奉陰違,為篩選異己不惜僭建選舉主任權力,剝奪候選人受《基本法》第26條所保障的參選權利。

選舉的意義在於讓市民以選票授權代表在不同架構中發表意見,包括其政治立場。特首林鄭月娥早前表示政府支持選舉主任的決定,認為選舉主任是審慎行使法例下的權力及履行責任。然而,選舉主任的職權理應限於確認侯選人的基本資料等行政手續,以政治立場為由否定其參選資格已是大錯特錯,選舉條例要求參選人必須簽署示明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之聲明更是荒謬絕倫。本會認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的被選舉權必須受到保護和尊重,不能容讓公職人員以小人之心肆意剝奪。對參選人政治立場的篩選是對選民意志的侮辱,使選舉淪為港共政府安插親信的手段,當選人都是橡皮圖章。

港共政府為了排除異見不擇手段,罄竹難書,由2016年立法會選舉的梁天琦、陳浩天等,到2018年立法會補選的周庭、劉小麗等人,屢屢因政治立場或主張被褫奪參選資格。港共的政治審查更肆虐是次鄉郊選舉,日後將延伸至不同選舉,包括區議會選舉、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等,甚至審查選民的政治取態,達至全面思想監控。本會再次反對港共政府肆意褫奪香港人基本人權,並為其吮癰舐痔,取悅中共權貴而作出此等下流之舉感到可恥,同時呼籲港人不要視港人參選權被褫奪為常態,繼續為香港之不公義積極發聲

對林鄭月娥獲頒榮譽院士之公開信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

蔣郝琪院長 BA PGCE MSc PhD FMedSci FRS
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院長
沃爾森學院
巴頓路
英國劍橋

對林鄭月娥獲頒榮譽院士之公開信

蔣郝琪院長,

我們眾下款人高度關注林鄭月娥女士獲頒榮譽院士一事。據 貴院年刊所示,林女士於去年獲 貴院頒授榮譽院士,其因林女士遞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一職。[1] 惟林女士任職其間,屢次濫用職權,其所為危及香港民主進展、學術與言論自由,與 貴院以至所屬大學秉持之原則背道而馳。貴院一直堅守學術、言論自由以及追求民主多元等核心價值,林女士悖其而行,此足沃爾森學院重新考量頒之院士之決定,亦為眾下款人於此信之訴求。

於林女士所帶領下的港府曾多次打壓持民主理念之學者。陳雲根、陳文敏、戴耀廷、鄭松泰等,不勝其數,其職務受政府施壓下均被移除,又或升職受礙。[2] 於本年,戴耀廷教授因於台灣一學術論壇發表「若中國實現民主,香港有可能獨立」之意見,受港府公開猛烈抨擊。[3,4] 林女士領政府干犯學術與言論自由之舉,鐵證如山。

同於本年,政府褫奪多名支持自決或港獨之公民的選舉權(詳見附表一)。[5] 六名已當選議員亦因之而取消資格(詳見附表二)。[6] 本年中,林女士以及其所領之港府讉責香港外國記者會主持一論壇,衹因論壇講者為香港民族黨主席陳浩天。[7] 及後,政府一方更禁止該論壇主持人兼外國記者會主席馬凱訪港。[8] 諸如此行,皆證林女士圖毀 貴院珍而重之的言論自由及民主發展。

林女士罄竹難書,所舉之例,僅為冰山一角。我們深信沃爾森學院絕不贊同,亦不應贊同林女士之所作所為。予之榮譽院士,實為墮坑落塹;貴院成員應以林女士為恥。我們眾下款人望 貴院繩愆糾謬,重新考慮頒予林女士榮譽院士之決定。

衷心促請 貴院量過思後。

劍橋香港時政關注組
Democracy for Hong Kong
建構康橋
香港大學學生會

———

[1] The Wolfson Review, No.41 (2016-2017), p.105.
[2] Kevin Carrico, Hong Kong Watch, “Academic Freedom in Hong Kong Since 2015: Between Two Systems,” January 2018, 1, 3–6.
[3] “Response by HKSAR Government to Media Enquiries”, 30th March 2018, The Government of HKSAR Press Release.
[4] 2018 Annual Report, Congressional-Executive Commission of China, Chapter VI.
[5] Kimmy Chung, Tony Chan, “Political Storm in Hong Kong as Activist Agnes Chow Banned from By-Election over Party’s Call for ‘Self-Determination’”,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7th January, 2018
[6] Benjamin Hass, “Hong Kong pro-democracy legislators disqualified from parliament”, The Guardian, 14th 2017.
[7] Austin Ramzy, “Hong Kong May Ban Political Party That Seeks Independence From China”, New York Times, 17th July 2018.
[8] Jeffie Lam, Tony Cheung, Sum Lok-kei, “Backlash as Hong Kong Denies VISA Renewal for Financial Times Journalist Victor Mallet”, 5th October 2018,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附表一 | Appendix A
List of Candidates Declared Ineligible due to Political Opinion
Edward Leung Tin-kei
Andy Chan Ho-tin
Yeung Ke-cheong
Nakade Hitsujiko (Chung Ming-lun)
Alice Lai Yee-man
Agnes Chow Ting
James Chan Kwok-keung
Ventus Lau Wing-hong
Lau Siu-lai

附表二 | Appendix B
List of Legislators Already Elected but Disqualified by the Government
Leung Kwok-hung
Lau Siu-lai
Nathan Law Kwun-chung
Edward Yiu Chung-yim
Yau Wai-ching
Sixtus “Baggio” Leung Chung-hang

《冷凜猛風吹八方 墨客傲骨不畏寒》 — 香港大學學生會就香港表達自由受嚴重侵蝕之嚴正聲明

 

澳洲華裔政治漫畫家巴丟草原定於十一月三日黃竹坑一個展覽場地舉辦畫展「共歌」,展出十九件作品,當中觸及雨傘運動、銅鑼灣書店事件等政治議題。本來主辦單位已考慮到巴丟草的人身安全,並無安排畫家本人來港。惟巴丟草於活動前一天,仍表示收到中共當局威脅,令主辦單位最終無奈取消畫展。中共政權以一切恐怖手段打壓表達自由,絕非一朝一夕。除了在境內拘禁和虐待異見者,政權更先後於海外擄走異見者,可見威權勢力播惡千里,無視法律人權。本會誓必反對任何人以種種橫蠻手段伎倆,粗暴打壓表達自由,並在此譴責中國政權抹殺反對聲音,打壓民間創作者表達自由。

另外,因六四事件而流亡海外的中國作家馬建,原定獲邀出席於賽馬會文物保育有限公司管理的「大館」舉行的兩場香港國際文學節講座,介紹其新作《中國夢》及對當代中國諷刺的描繪。於十一月七日,「大館」突然以「不願見到『大館』成為任何個別人士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為由,取消兩場講座。此政治審查無疑扼殺異見聲音和文學作者的表達自由,窒礙香港文學發展。諷刺地,「大館」其做法同樣為中共徒添政治利益,賊喊捉賊。「大館」聲稱「為香港不斷延伸的文化及藝術」論述提供平台,卻禁止文學作家講述文學發展,著實不可理喻。其後「大館」總監簡寧天表示考慮到馬建並非借「大館」作為促進個人政治利益的平台,故講座如期舉行。本會強調,任何類型的作品不論和政治有關與否,作家的表達自由必須受保障。本會在此譴責賽馬會文物保育有限公司的解釋和阻撓,同時呼籲任何團體切勿自我閹割,應當三思向中共獻媚之時對香港造成的破壞。

表達自由乃基本權利,絕不容肆意侵犯。針砭時弊即是監察政權,從而促進社會進步。本會嚴正呼籲所有人,不應犬儒默許政權和任何組織暴力打壓表達自由,堅持為公義吶喊發聲。

香港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