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張翔未有正面回覆舍堂宿生會/學生會聯署信之回應

 

於十月四日凌晨,警方聲稱接報有人於賴廉士體育中心(Lindsay Ride Sports Centre)附近非法塗鴉,因此進入賽馬會第二舍堂村(二村)範圍調查,並曾於二村範圍外截停及搜查一名港大學生。然而,整個調查過程並無任何校方代表或保安在場,同學更無從得知警方突然進入二村範圍的原因。上述事件引起學生疑慮及對自身安全的擔憂,故港大學生會眾宿舍堂宿生會/學生會於十月七日聯署去信張翔,要求校方明確交代事情始末,說明二村的地段界線,並清及公開警方進入校園之既定程序和指引。惟張翔於十月九日的回信內容空洞無物,既沒有解釋現行機制如何運作,亦未能清晰提供十月四日事件之所有細節,更遑論公開承諾保障港大同學及教職員之人身安全。本會對此言之無物的官樣文章表示遺憾,並促請校方正面回應學生。

七月十七日凌晨,警務人員曾違法進入香港大學校園範圍。當時校方指出現時與警方存在「既定協作機制」,只會在「有需要時」才尋求警方協助。但校方從未清晰闡述「既定協作機制」之運作,其透明度欠奉,機制恐僅為橡皮圖章。本會就此機制有以下疑問:

一)警方是否需要獲得校方同意才能進入校園範圍?
二)警務人員抵達校園範圍前是否應先通知相關部門?
三)警務人員是否需要在港大保安員陪同下才可進入校園範圍調查?
四)此機制從何時生效?
五)同學應從何得知相關機制之詳情?

事件當中,一名港大學生路過二村門口,期間在薄扶林道109號行人路上﹑大學物業外無故遭警務人員截停及搜查。而張翔回信僅就此事作簡單事實陳述,卻沒有向警方了解該名港大學生被截查之原因及合理性,未能釋除同學的疑慮和不安。此舉等同默許警方肆意進入大專院校,意圖散播白色恐怖。

警方濫權近日愈趨嚴重,擅闖多間大專校園挑釁及威嚇學生,甚至於香港浸會大學校園範圍拘捕數名浸大學生,並持續在其校園範圍外逗留及截查,實是其針對大專生之所為。本會譴責港共政權之爪牙於大專院校散播白色恐怖,校方必不能冷眼旁觀,漠視同學對自身安全的擔憂。本會現嚴正要求校方:

一)公開與警方之間協作機制的所有細節,如運作模式、既定程序等
二)向警方了解事件中該名港大學生被截查之原因和合理性
三)重申對警務人員進入校園範圍內執法、於校園範圍外無理截查逗留人士的立場
四)承諾保障港大師生自身及財產安全,並確保警方必定在具備充份法律基礎及理由下才能進入校園範圍

張翔教授曾於七月十二日承諾絕不容許警方在欠缺法理基礎下進入校園拘捕學生。惟是次回覆中,校長再次未能正面回應同學提出的問題及請求。本會嚴正要求校方履行承諾,維護港大師生安全。

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大學事務委員會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二日

不自由 毋寧死──大專學界就港共政權以《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之嚴正聲明

 

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港共政權宣佈以《緊急情況規例條例》(《緊急法》)訂立《禁止蒙面規例》(《禁蒙面法》),惡法禁止香港人於未經批准集結、非法集結甚至合法之集會或遊行中蒙面,違例者可被判監一年,條例於十月五日午夜即時生效。大專學界強烈反對通過《禁蒙面法》,並對港共政權一手摧毀香港法治,一再強推惡法予以強烈譴責。

《禁蒙面法》試圖增加人民示威集會之成本,製造白色恐怖,嚴重剝奪人民之自由。更令人憤慨的是,《緊急法》賦予行政長官無上權力,容許其繞過立法會訂立法例,變相把立法權從立法會手中奪走,破壞三權分立原則。《基本法》並沒有賦予行政長官直接立法之權力,亦無賦予其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之權力,因此港共政權動用《緊急法》有違憲之嫌。此先例一開,將後患無窮。港共政權可恣意利用《緊急法》訂立任何鉗制人民自由之法例,包括宵禁、限制通訊自由、沒收港人財產等,甚至直接就二十三條立法,而最高罰則可至終身監禁。今天立《禁蒙面法》,他朝可以是任何惡法。港共政權不斷對外宣稱法例之後會交由立法會審議,但立法會根本無權廢除由《緊急法》制訂之法令。《禁蒙面法》之通過正式宣告香港步入極權統治,法治盪然無存,人民自由危在旦夕。

此外,《禁蒙面法》不適用於警察身上,令本來就不受限制之警權進一步擴大。現時警察無疑是特權階級,凌駕於法律之上,可隨意濫用暴力、濫捕無辜而不必承受任何法律後果,而《禁蒙面法》令警察更容易羅織罪名打壓異己,進一步確立香港為「警察社會」。港共政權以外國如加拿大之《禁蒙面法》作類比,但加拿大擁有民主政制,《禁蒙面法》由正常立法程序通過,而法例中警察不會擁有特權,與港共政權強推之惡法有著天淵之別。港共政權不斷混淆視聽,試圖為惡法塗脂抹粉,做法令人不齒。

《禁蒙面法》之通過已為我城敲起喪鐘,提醒港人一定要在這場「時代革命」中取得勝利,否則我等將永不能看到香港重光之日。「不自由,毋寧死。」香港人早已為自由把生死置於度外,區區一條《禁蒙面法》,不但不會令人民恐懼,反激起我等捍衛自由尊嚴之決心。港共政權不肯回應人民訴求,卻妄想透過嚴刑峻法令人民停止抗爭,我等絕不會令其得逞。大專學界呼籲香港人勿向暴政低頭,繼續誓死抗爭,直至榮光歸於香港。

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中央幹事會就民主牆遭受刑事毀壞之聲明

 

近日有人以噴漆塗污民主牆外的玻璃及肆意移除民主牆上的張貼品,此舉涉嫌刑事毀壞,同時損害言論和表達自由,香港大學學生會中央幹事會就此予以強烈譴責,並必定保留法律追究權利。

民主牆乃港大學生自由發表言論的平台,本會鼓勵同學透過民主牆就近日社會議題發表意見,以促進討論。唯使用者必須遵守民主牆之使用守則,有關守則早已張貼於民主牆。本幹事會重申,本會絕不容許任何人損害他人言論及表達自由,以及刑事毀壞民主牆。根據香港大學學生會內務守則,只有常務秘書及行政秘書可以按照守則管理民主牆,包括審視及移除違反守則之張貼品。

若任何人士對民主牆上的張貼品有任何不滿,可根據守則向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仲裁委員會主席投訴。

香港大學學生會中央幹事會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

「狂瀾既倒,昂首邁進。全民備戰,伐暴討共。」 — 大專學界呼籲全港市民三罷聲明

 

過去三個月,香港人無畏無懼走上街頭,面對種種血腥鎮壓,負隅頑抗、對抗暴政。在此場守衛香港之戰中,九名義士以生命向政府作血的控訴,過千名同路人被捕、面臨囹圄之苦,更多數之不盡香港人因警黑濫暴受傷。事已以此,林鄭月娥屠夫政權冥頑不靈,依然拒絕完成香港人五大訴求,只求以遲到三個月之撤回惡法決定瓦解香港人抗爭意志。

香港人絕不上當。

暴政猖獗,我城瘡痍滿目,歸根究底,乃源於不義政制容讓港共政權恣意妄為,視人民如螻蟻。陰霾絕不因惡法被撤回而消散。縱使港人用三個月血汗以死相搏,將一條送中惡法拉倒,但若不義政制不倒,未來必然再有下一惡法重臨,繼續殘害港人。

香港已站於淪陷邊緣,要挽狂瀾於既倒,我等必堅守五大訴求,寸步絕不相讓。

我們不只爭取「撤回逃犯條例」、不只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我等相信主權在民,而只有五大訴求全部實現,方可令香港政府變成屬於香港人、為香港人服務的政府。暴政蹂躪香港,我們毅然昂首、拒絕默沈:號角聲已為我城奏起,我們將在戰曲引領下衝出迷霧,力爭真正民主自由,光復香港。

九月初,大專學界為港共政權設下於九月十三日下午八時前回應五大訴求的死線。港共政權一如以往,繼續無視民意。適逢十月一日共匪掌權周年將至,香港人應藉此契機,對準政權,向殘害香港者作最強烈控訴。大專學界在此呼籲香港人在十月一日至十月七日期間罷工、罷市、罷課(三罷),釋放抗爭力量,與禍港政權戰鬥到底,並透過不合作運動,增加港共政權的管治成本。

大專學界原計劃於九月十三日舉行集會,但我們更希望各位可以透過接觸層面更廣的行動宣傳全民三罷。故大專學界在此呼籲大學生集中力量,將五大訴求透過街站、放映會等行動帶入社區。各大專院校學生會將會提供資源和協助予同學,並全力支持所有同學的行動。

長期抗爭使香港人身心俱疲,但香港人早已沒有後退空間,「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大專學界必定會繼續與百萬港人同行,只要一息尚存,就絕不與暴政議和,絕不背棄離世與被捕同道。我們懇請香港人與身邊人同行,堅持到底,直至榮光歸於香港。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 莘莘學子 誓爭到底 – 大專學界回應林鄭月娥九月四日發言之聲明

 

經歷港共政權三個月來的暴力鎮壓,林鄭月娥聲稱將會宣布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若林鄭妄想單憑撤回草案就能平息民憤,不但是誤判民情,更是對一直以來追求自由、守護人權的香港人的侮辱。

香港警察暴行不斷,屢次以酷刑虐待示威者,又縱容黑幫斬傷平民,香港人都歷歷在目。但林鄭繼續包庇警察,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妄想以增加監警會委員人數蒙混過關。姑勿論監警會本身是「無牙老虎」,只有「審視權」而非「調查權」,無法實質制衡和監察警方,兩名新委員余黎青萍及林定國更是林鄭親信。前者曾任林鄭競選辦資深顧問,後者則在擔任大律師公會主席時支持《國歌法》於本地立法。顯然,林鄭無意解決警察濫權問題,容讓黑警繼續逍遙法外 。

政權決策出錯,其後果不應由人民承擔。林鄭一意孤行,硬推惡法,引來民意強烈反彈。然而,對於一次又一次的百萬人遊行及民間示威,囂張跋扈的林鄭皆視若無睹,更羅織罪名,試圖以濫控、濫捕散播白色恐怖,打壓異己。大專學界在此重申,決策出錯的代價必須由政府承擔。港府必須撤控所有示威者及終止相關案件調查,並確實聲明所有反送中抗爭並非暴動。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大專學界會按照原定計劃繼續罷課。香港已失去八位義士,四隻眼睛,以及數之不盡的傷痛。事已至此,我們已無路可退。面對橫蠻政權過去數月的血腥鎮壓,莘莘學子堅決與香港人同行,誓不罷休,直至政權答應所有訴求,直至正義得以彰顯。

願榮光歸於香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拒絕沈默 罷課蓄勢待發 - 中學生團體及大專學界就九月開始罷課之聯合聲明

 

「反送中運動」持續接近三個月,香港政府堅拒回應市民五大訴求,打壓抗爭運動的手段,更可稱殘暴。當警棍、催淚煙及各類鎮暴槍彈已變得司空見慣,政府變本加厲,竟動用水炮車等對付示威者,事實上,暴力實彈鎮壓的威脅已在眼前。當政府泯滅人性摧殘香港,街頭和社區皆成沙場,校園裡又何以安放得下一張「平靜的書桌」?

今年夏天,無數青年學子走上街頭,只希望政府正式撤回「送中惡法」,回應民間訴求。然而,林鄭政府不但沒有正面回應,反倒一邊施行暴力鎮壓,一邊祭出如「對話平台」等「拖字訣」的技倆,暗自盤算只要踏入九月,年輕學生回歸校園,抗爭運動便會偃旗息鼓。

卑鄙者絕不可暢達通行,香港青年絕不會讓政府的手段拖延得逞。我們在此共同呼籲全港中學生以及大專生,在九月二日的開學日開展罷課,遍地開花組織各學校或院校的罷課行動。香港早已不再一切如常,學生們也不會甘當劇本中的木偶,繼續營役上學,協助政權粉飾太平。

罷課並非自私自利的「逃學」,而是為了社會公義、履行公民責任而作出的集體行動。作為學子,我們肩負著捍衛我城、守護良知之重責。罷課亦非代表同學放棄學習——我們將實踐「罷課不罷學」的精神,透過拒絕正常上學表達訴求的同時,我們將以「公民講課」的形式,讓同學在傳統刻板之教育以外,仍能充實知識,裝備成民主社會的公民。

我們明白社會大眾也許為學生,尤其是中學生,參與罷課而擔心其人身安全、學業、前途。
但眾青年學子是為勢所逼,事已至此,我們已是退無可退。教育局高調反對學生罷課,社會瀰漫一股秋後算帳、白色恐怖的氣氛,每一位願意參與罷課的學生,也必須鼓起他們最大的勇氣,才能果敢地踏出罷課的一步。我們呼籲香港人,尤其是辦學方、校長、教師、駐校社工、家長、甚至同窗,,能夠以最大的包容和理解,支持學生的罷課行動。

校園生活,許是人生中的一格片段;運動的成敗,卻牽動香港永遠的未來 —— 我們和下一代所棲身的未來。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中學生罷課籌備平台

香港大學學生會就本校學生於中國被無理扣押之聲明

 

本會得悉有港大學生於西藏被中國公安扣押,就此本會已與相關同學之家屬及校方聯絡並盡力提供一切支援,並將會以同學的安全作首要考慮。

始於反送中運動,港人過境時被無理扣查已絕非鮮聞。港大不少課程亦強制學生前往中國境內完成課業需求,惟校方罔顧學生安全,從未採取任何應變及支援措施。近日更有同學於過境時遭中國邊境人員無理扣查,不但被要求解鎖手機及個人電腦供該人員檢查,甚或清空資料,嚴重侵害個人私隱

港大近年過份側重於中國發展,而近日事件已嚴重危害港大同學之人身安全。校方首要職責為保護學生,絕無推搪迴避之空間。本會現強烈要求校方立即取消所有於中國境内進行之強制性課業或實習活動,並提供替代方案予同學完成課程要求。

香港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四日

「全港三罷 追究極權」 大專學界聯合聲明

 

香港人,我們決不能再放任警察濫權濫暴。

大專學界呼籲香港市民即日起無限期三罷,直至濫權濫暴的警員受到法律制裁,港共政權回應香港人五大訴求為止。學界亦呼籲市民響應民間行動,由今天起,每天下午一時到香港國際機場參與集會。

兩個多月以來,警察一直無視法律:使用暴力、施放過期催淚毒氣、毆打無辜市民和記者、拒絕出示委任證、無理拘捕等。

八月十一日晚,全世界目擊香港警察徹底失控,泯滅人性,他們干犯的罪行罊竹難書,例如:

一、 偽裝示威者作出衝擊行為,再配合防暴警察拘捕和平示威者
二、 以布袋彈射擊市民眼部,令其眼球破裂,造成永久失明;
三、 在港鐵葵芳站施放催淚毒氣;
四、 在港鐵太古站距離僅一米以胡椒球槍掃射站內市民,並於扶手電梯推倒和毆打市民以致人踩人;
五、 偽造證據,插贓嫁禍,將棍棒塞進被捕人士的背包;
六、 對北角、荃灣的白衣暴徒視而不見,任由暴徒無差别攻擊市民及記者;
七、 香港警察以去人性化詞語「蟑螂」貶稱香港市民,與盧旺達大屠殺鼓吹胡圖族優等論及納粹軍貶稱猶太人為「老鼠」如出一徹,以圖合理化自身濫權濫暴之惡行;

香港已經進入軍管時代。

法治的核心在於沒有任何人能夠凌駕法律。港共政權連月來不斷譴責示威者破壞法治,但警察可濫權濫暴而不受法律制裁才是使法治崩壞的元兇。

我們絕不可以向暴政低頭。天祐香港,暴政必亡。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二日

大專學界就浸大學生會會長無理被捕之聯合聲明

 

今天傍晚,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於深水埗鴨寮街購買觀星筆後,被便衣警員截查搜身,竟以「藏有攻擊性武器」之名將其拘捕,方現被送至明愛醫院。大專學界強烈譴責警方捏造罪名,濫捕無辜,並要求警方立即釋放方仲賢會長。

港共政權及共爪牙明顯針對學界進行打壓,試圖散播白色恐怖,為求令我等噤聲。然而,面對港共政權之恐嚇,我等將抗爭到底,絕不退縮。大專學界在此呼籲各位香港人到深水埗現場聲援被捕同學,與大專學界各學生會並肩同行,共同守護學生,抵抗暴政。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恒生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

大專學界就十一大校長聯合聲明之回應

 

七月二十四日,十一位大學校長發表聯合聲明,以情況不穩和危險為由,呼籲學生不要參與光復元朗遊行,大專學界對此等無知、冷血之言論表示遺憾。

作為大學校長,他們沒有運用自己的影響力,譴責警黑合作,呼籲政府作出行動保護市民,而是散播恐慌,助長黑勢力,此為無知。作為大學校長,他們呼籲同學遠離元朗,完全忽略居住在元朗及鄰近地區的同學,此為冷血。

二零一四年雨傘革命期間,社會流傳警方將開槍鎮壓的消息,時任港大校長馬斐森教授及時任中大校長沈祖堯教授隨即親自前往金鐘,探望學生,並希望透過到訪佔領區阻止警方開槍。如今十一大校長面對警黑濫暴卻噤若寒蟬,更呼籲莘莘學子置我城於水深火熱而不顧,我等無法接受。

大專學界在此呼籲各位前往元朗之同學及香港市民注意安全,以一己之力共同守護我城。我們亦希望各校長履行承諾,在此非常時刻盡大學所能照顧學生及有需要之香港人。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樹仁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小組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公開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