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船渡河 池魚之禍 ──大專學界就修訂引渡相關法例之聲明

 

香港政府日前向立法會提交《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條例草案》),草案於三月二十九日刊憲,並將於四月三日進行首讀。是次修訂容許香港以一次性個案形式把逃犯移交至其他未與香港簽訂長期移交協定的司法管轄區受審,當中包括司法制度飽受質疑、缺乏人權保障的中國。《條例草案》將嚴重威脅人權,把所有香港人及來港人士置於險境,大專學界明確反對修訂相關法例。

中國的司法制度一直為國際社會所詬病,異見人士及維權律師「被消失」、被任意長期拘押而不獲審訊或被施以酷刑等情況屢見不鮮,人所共知。如今《條例草案》完全妄顧中共政權過去對人權的侵犯,容許任何身處香港境內人士,包括香港居民、訪港及經港的旅客被引渡至一個完全不符國際人權法標準的地方受審,無疑是對人權的蔑視。《條例草案》一旦通過,香港政府根本無法保障被移交者之公平審訊權及免受酷刑之權利。此惡法勢將淪為中共及港共政權打壓政治犯、異己之工具,令任何踏足香港境內人士的人身自由隨時受到威脅。

一九九七年主權移交後,香港社會一直對於引渡逃犯返回中國的爭議聲不絕。《逃犯條例》不適用於香港與中國之間,絕非港府所言之法律漏洞,而是反映當時香港人及立法者對中國司法制度及人權紀錄的強烈不信任。二十二年後的今天,香港政府試圖以一宗與中國完全無關的案件,迅速地打開與中國移交逃犯的大門,其動機昭然若揭。大專學界認為此缺口一開,法例為港人築起之防火牆一朝倒下,勢必後患無窮。港府近日多次宣稱香港法庭能就移交與否作出把關,但正如大律師吳靄儀所言,中國是否有公平審訊本就並非法庭可以審議的事,而法庭裁決亦只是以中國提交的文書作基礎,所謂保障形同虛設。

更諷刺的是,港府在大財團及商家的壓力下,主動剔除九項與商業有關的罪行,卻無法解釋為何在中國司法制度千瘡百孔的前提下,涉嫌干犯商業罪行的商家需被保障,而干犯其他罪行的疑犯則不需被保障。此舉不但反映港府向商家利益傾斜,更令其「防止香港成為罪犯天堂」的說法自相矛盾、不攻自破。而事實上,無論剔除多少項罪行,亦無法改變中國司法制度嚴重不公的事實,中共政權輕易便可羅織罪名引渡在港商家回中國受審。《條例草案》通過後,商家與每一個香港人同樣無法倖免於難,只能在砧板上任人宰割。

港府過去一直高舉「為台灣謀殺案家屬討回公道」的旗幟,卻完全無視法律界提出的所有反方案,包括大律師公會修訂《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的建議。香港政府以堵塞法律漏洞為名,為打壓異己搭橋鋪路為實,政治動機路人皆見,做法令人不齒。大專學界強烈要求香港政府立即撤回《條例草案》,並呼籲港人團結一致,共同反對惡法通過,捍衛港人之權利及尊嚴。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學生會
香港城市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
香港演藝學院學生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香港中文大學和聲書院學生會幹事會
香港中文大學善衡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逸夫書院學生會幹事會
香港中文大學伍宜孫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聯合書院學生會幹事會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學生會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日